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10月4日,正值重陽節,天高云淡,山清水秀,宜佩萸歸鄉,孝親敬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今年國慶假期與重陽節相逢,重陽的“民俗”你知道多少?金秋時節,哪些美食充滿“食趣”?雙節巧遇,哪些地方成“嗨玩”首選?重陽敬老孝親,養老事業有何新發展?



九九重陽節,也叫老人節,是我國重要的傳統節日。這一天人們會采茱萸插在頭上或者佩戴茱萸制成的香囊,古人認為這樣可以驅邪治病,辟邪祛災。另外,重陽節正值菊花盛開時期,我國部分地區還有重陽節賞菊花的習俗,人們會在當天走出家門,去郊野欣賞菊花。菊花也稱“長壽之花”,重陽賞菊寄托了人們對于健康長壽的向往。全國大部分地區有吃重陽糕的習俗,寓意步步高升。由于正值豐收時節,除重陽糕外,各種時令美食,例如柿子、螃蟹紛紛上市,各地也形成了不同的重陽食俗。今晚您的餐桌上出現了什么重陽美食呢?閱讀全文>>>



國慶假期已經過半,抓緊時間再陪著家里長輩來這些地方享受美好時光吧,北京公園風景區推出花卉展覽、文化游覽、科普教育和線上活動等34項文化活動,市民游客可以走進公園,享受首都生態建設帶來的綠色福祉。頤和園內的“頤和秋韻”桂花節、中山公園的蕙芳園“四季飄香”秋季蘭展,還有國家植物園(北園)和北京國際鮮花港觀賞多彩的菊花,都是不錯的選擇,想要了解更多國慶游玩攻略,進入專題>>>


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我們也要關注這樣一群困在記憶中的老人,他們各有故事,有慶幸舊事難忘的個人,也有在認知障礙中掙扎的家庭。讓我們從一對亦“敵”亦“友”的母女說起。錢奶奶在2016年出現癥狀,當時女兒金娜開著一家咖啡館,她停下手頭的生意回到家里,頭幾年,是白班和夜班的保姆一起負責照料,之后金娜開始自己照看錢奶奶后,金娜變得焦慮,總是擔心母親叫喚自己的名字,有了條件反射般的恐懼,一天結束的時候,她會想,“總算安全了”。



北京老年醫院的記憶門診,是一間大約六七平方米的普通會診室,桌子上放了幾張特殊的紙,一份《中文版簡易智能精神狀態檢查量表》,上面的問題包括:今年是哪一年,現在是什么季節,這里是什么地方等等,全部加起來一共30分。這家醫院位于北京市海淀區溫泉路,早晨8點開始就有很多老人在排隊等候。


記憶化作流沙,對于這些老人來說,只是一個開始。新的記憶存不進去,舊的慢慢丟失。橡皮擦從近到遠,擦去既往生活在大腦中的痕跡,隨之而來的是認知功能下降,邏輯思維紊亂,語言功能下降,精神行為異常,世界陷入混沌。走入記憶門診,是漫長跋涉的一個起點,是各種類型“癡呆癥”的篩查入口。通過記憶門診能篩查出來不同的“癡呆癥”,比如血管性癡呆、額顳葉癡呆、路易體癡呆、帕金森病性癡呆等類型。其中,較為常見的是阿爾茨海默病。數據顯示,有28.12%的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在記憶門診中確診。


最新的數據顯示,“癡呆”出現了年輕化的趨勢,比如,阿爾茨海默病的發病年齡已由原來的65歲提前到了55歲,整整早了10年?!拔覀兪窍M揭欢挲g段,你就進行篩查,雖然可能還沒有癥狀,但腦子里已經有變化了,可以進行早期的干預,延緩出現癥狀的時間?!蹦壳?,我國有1300萬以上的“癡呆”患者,直接影響到1300多萬個家庭,其中,女性患病率明顯高于男性,約為男性的1.8倍。閱讀全文>>>


9月20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全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2.67億。預計“十四五”時期,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總量將突破3億。2035年左右我國將進入到重度老齡化階段,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突破4億。而隨著退休人口的增加,“老年人再就業”或許是面對老齡化社會的解題新思路?!袄嫌兴鶠椤?爺爺奶奶來上班!這事你怎么看?



今年年初,國務院印發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中提到,在“互聯網+”的時代背景下,智慧養老使養老服務信息數據化,打造更多快捷、高效、便利的適合產品,不僅可以滿足老年人多方面需求,還能釋放“銀發族”消費潛力。目前,我國50歲及以上網民規模接近3億。隨著老年網民占比逐步提高,代際“數字鴻溝” 進一步縮小。今年上半年,為更好地滿足老年人和特殊人群需求,工業和信息化部已組織完成對452家網站和App的適老化、無障礙化改造和評測,讓智能生活有溫度、無障礙。


但目前仍有大量老年人在“網絡之外”。數據顯示,60歲及以上老年群體是非網民的主要群體。無法接入網絡,在出行、消費、就醫、辦事等日常生活中遇到不便,也無法充分享受智能化服務帶來的便利。這其中,沒有“健康碼”致使其無法進出一些公共場所成為較大難題?!般y發族”正在加速融入網絡社會,互聯網應用適老化改造行動持續推進,老年群體連網、上網、用網的需求活力進一步激發。為滿足老年人融入智能社會的需要,跨越橫亙在老年人與時代之間的“數字鴻溝”,我國掀起智能終端產品數字適老化改造潮。進入專題>>>




除了養老,育兒也已經成為了社會性焦慮,前些年“虎媽”引起大家熱議,無論褒貶,多數人都能理解這一稱謂背后的教育壓力和母職焦慮?!盎尅钡仍~大多被用于稱呼家庭中的母親而非父親。在某種意義上,這意味著“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被認作“母職”的一部分。而這種“教育”被歸入“母職”的現象恰恰以現代性進程中性別分工的變化和“父親權威”的崩潰有關。


《青春變形記》中變身后的媽媽


近日,英國《衛報》(Guardian)作者艾瑪·布洛克絲(Emma Brockes)亦撰寫了《告別虎媽,歡迎采用水母育兒》(Say goodbye to the ‘tiger mom’, Welcome to the school of jellyfish parenting),講述了自己從“虎媽”走向“水母媽媽”的心路歷程。而美國《時代雜志》(Time)先前也刊登過一篇題為《像海豚而非老虎一樣育兒——一種行使母職的方式》(A Case for Parenting the Dolphin—Not Tiger—Mom Way)的文章。區分“虎媽”“水母媽媽”和“海豚母親”的主要因素在于其行使“權威”的程度:“虎媽”代表了典型的家長制,“水母媽媽”則最為放任,信任孩子的自主選擇。


“母職”問題與現代性進程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在現代性的進程中,人們一方面看到原屬于父親的權威遭到了越來越嚴重的挑戰,父親對教育職能的壟斷不再具有合理性;另一方面,隨著“公共”與“私人”領域被區分開來,男性更多地被前者所吸納而將大量時間投入勞動與工作。因而在客觀上無法實現主要處在家庭領域之中的教育職能。正是在父權的退讓和父親的退場中,教育逐漸被“母職”所吸納。也正是伴隨著這一過程,“教育”的基本邏輯發生了改變。


在今天的育兒圈里,“虎媽”“水母媽媽”和“海豚母親”等概念已不再新鮮。而如若梳理與之相關的種種話語,便會發現人們對“虎媽”和“水母媽媽”往往褒貶不一,既欣羨于“虎媽”教育所帶來的佳績和“水母媽媽”所賦予的自由,又憂心于二者可能帶來的消極后果。相較之下,“海豚母親”得到了更加廣泛的贊賞。從直觀上來看,“海豚母親”似乎是在另外兩者之間取得的“中道”:“海豚母親”們“既設定了原則和期待,同時又著重培養孩子的創造力、獨立性和溝通合作能力。但無論采取何種方式,“母職的教育焦慮”都難以被徹底緩解:歸根結底,這種焦慮根植于現代性進程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價值世界的分裂、個體性原則的覺醒,令一切教育方案都只能在一種“相對”的意義上提供保障,而始終承受著運氣和環境等外在因素的影響。但在某種程度上,這種不確定性也正是一切倫理生活的特征。閱讀全文>>>




202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三位科學家,以表彰他們在量子信息科學研究方面作出的貢獻。



北京時間10月4日下午,瑞典皇家科學院在斯德哥爾摩宣布,將202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法國科學家Alain Aspect、美國科學家John F. Clauser和奧地利科學家Anton Zeilinger,以表彰他們在量子信息科學研究方面作出的貢獻。他們將分享1000萬瑞典克朗(約合人民幣647萬元)的獎金。


諾貝爾物理學獎是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在其遺囑中提到的第一個獎項。從1901年至202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已頒發過115次,其中47次授予單一獲獎者,32次由兩位獲獎者分享,36次由三位獲獎者分享。最年輕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是勞倫斯·布拉格,他1915年和父親亨利·布拉格共同獲獎時年僅25歲。最年長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是亞瑟·阿斯金,他2018年獲獎時已96歲。


據人民網報道,諾貝爾物理學獎主要集中在四個領域:粒子物理、天體物理、凝聚態物理、原子分子及光物理。但2021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首次頒給了氣候學家真鍋淑郎(Syukuro Manabe)和克勞斯·哈塞爾曼(Klaus Hasselmann),以表彰其在“地球氣候建模、量化氣候變化以及對全球變暖的可靠預測”方面的貢獻;喬治·帕里西(Giorgio Parisi)因“在從原子到行星尺度的物理系統中發現了無序和漲落的相互作用”同獲當年獎項。閱讀全文>>>


編輯 魏玥 設計 許驍 校對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