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彭州市龍門山鎮龍槽溝“8·13”突發山洪災害共造成7人死亡、8人輕傷。截至8月14日13時,經消防、公安等救援力量全力搜救后,無新增失聯、傷亡人員。圖/新華社


8月13日下午,四川彭州市龍門山鎮龍漕溝附近突發山洪。8月14日,新京報記者從彭州市應急管理局獲悉,截至目前,此次山洪已造成7人死亡。這一突發事故,也再次引發了人們對于“野游”景點安全問題的關注。


此次山洪悲劇的發生地,就是一處“野生”網紅地,有著“露營”“徒步”“玩水”等標簽。近年來,隨著城市化加速,一些“野游”景區因為契合了人們對于“山系生活”的向往,受到追捧。尤其在審美、文化認同和生活方式的共鳴下,“露營”成為潮流,大量游客涌入暗藏著危險的狹窄山谷、泄洪河道,最終釀成悲劇。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故發生地本有攔網等預防穿越的設施和明顯的警示標志,山洪到來前,當地管理部門也發出多次警告和提醒,進行了勸離,遺憾的是這些預防工作沒有發揮期望中的作用。事實上,與之類似的安全事故此前也多有發生。


“露營”等“野游”方式成為潮流,也就意味著相關風險敞口幾何級數的增長。這起悲劇再次警示我們,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防范,未來的安全事故,就會像是隨機打開的盲盒,不確定因素和隨之而來的風險將成為不可承受之重。


其實,針對景區和露營地都有明確的安全要求。比如,早在2015年推出的《休閑露營地建設與服務規范GB/T 31710-2015》中,就對露營地提出明確要求,“應不易發生自然災害”。在安全保障方面,明確要求“應針對突發性事件(如地質災害、氣象災害、火災等)制定緊急預案,事故處理及時、妥當,檔案記錄準確、齊全”,“應有緊急疏散方案”,“應結合場地環境類型配備救生員和救生設備”等。


遺憾的是,這一標準目前還是推薦性的,難以對露營地等“野游”場地建設形成強制性約束。此次事故地點并非規范的景區或者露營地,而是“野生”網紅地,更在規范管理視野之外。


因此,要讓“荒野求生”的悲劇不再反復發生,規章制度的完善和相關管理的加強必不可少。


不過,也需認識到,人們熱衷于去“野生”景點,形成大量的自發型“野游地”,是因為現有供給無法在數量、質量和性價比上滿足需求。這有總量上的不足,更有結構上的不均衡,其基本解題思路還是要增加有效供給。


▲8月13日,游客在河北省盧龍縣左右佳園景區游玩。圖/新華社


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實際上就體現在對包括露營在內的旅游產品和服務的渴求上。應當看到,可以與這些“不得已求其次”野游地相匹敵的,一定是那些能夠滿足人們的個性化需求,提供時尚和社交的美好體驗,費用上可承受,在便捷度和安全上有充分保障的旅游景區。以合理適時的引導和扶持,形成充足的有效供給,才能夠最大程度減少風險敞口。


當然,針對目前存在的問題,全面有效的預案設置也是題中之義。識別和確認管理的空白點,將“野生網紅”景點等納入到公共安全管理視野內,評估現有措施的效果,明確有效的優化更新路徑。在此基礎上,盡快構建有效的預警體系和信息溝通機制,提高整個安全系統的響應速度等,都應列在防范風險的措施之列。


此外,也需考慮發掘、提供和整合必要的資源,引入社會力量參與,與公共部門一起織密風險防控網,從而切實提升安全保障體系應急、應變、應戰能力。


此次山洪事故中還發現,一些旅游相關平臺上,此前有大量宣傳龍漕溝徒步、露營、玩水的推薦信息。這也提示,平臺應對這些“野生網紅”景點的資質和條件有必要的調查和風險提示,而不能只遵循流量算法,凸顯野山野水的愜意,對安全隱患少有提及。


而對游客自身而言,向往“野外求生”之時,掌握一些基本安全常識,遵循景區應該規定和提示要求,最大限度保護好自身安全,才是對自己負責任的正確態度。


編輯 / 遲道華

校對 /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