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立志要做百年企業的寺庫,卻在上市五年后兩次被申請破產。曾經的“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為何走下“神壇”?

8月11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獲悉,8月10日,奢侈品電商寺庫關聯公司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新增一則破產重整高風險信息,申請人為趙冬萍,經辦法院為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值得注意的是,這已是寺庫今年第二次被申請破產清算。當時,這一舉動被外界視為“寺庫將要破產”的信號,不過遭到了寺庫方的否認。次日,申請人撤回了這項申請。

此外,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現,天眼查APP風險信息顯示,近兩年寺庫關聯了上百條法律訴訟,案由包括買賣合同糾紛、租賃合同糾紛、網絡購物合同等糾紛。截至發稿,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存在多條被執行人信息,被執行總金額超2127萬元。

針對此次破產消息是否屬實,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致電寺庫方面,截至發稿,對方并未回復。

普拉達成“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年內兩次陷入破產疑云,寺庫似乎也正在被合作伙伴拋棄。數日前,普拉達時裝商業(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普拉達公司”)與寺庫旗下全資子公司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即寺庫的運營主體,以下簡稱“上海寺庫”)相關仲裁程序中的財產保全文書公開。

該文書顯示,普拉達公司申請凍結上海寺庫名下1100萬余元及相應價值的財產。法院經審查認為,申請人之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實施查封凍結,期限為一年。

此外,普拉達公司還于今年6月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要求對寺庫的財產進行監控,防止對其進行惡意轉移或者隱匿。換言之,即普拉達公司已經做好了寺庫狀況惡化準備,從而避免更大的損失。

對于本就深陷財務危機、負面新聞纏身的寺庫而言,普拉達公司的動作不僅在資金流動性上給了寺庫當頭一棒,在企業信譽方面也讓寺庫雪上加霜。

據公開資料顯示,寺庫由李日學于2008年創立,早期主營二手奢侈品業務,后發展成奢侈品垂直電商,還曾在北京、南京、成都等城市的核心商圈深度布局了線下市場,一度備受資本青睞,投資方行列中甚至包括LVMH旗下私募基金L Catterton等。

成立十余年內,寺庫背靠中國奢侈品消費的爆發一路走高,于2017年赴美上市,成為了“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其巔峰時期市值達7.7億美元。

普拉達公司與寺庫的結盟始于2019年6月,彼時的普拉達公司在中國市場的電商布局遠遠落后于同行。為迎合公司轉型并進一步打開市場,普拉達公司選擇與第三方電商平臺合作,彼時作為國內頭部奢侈品電商之一的寺庫成為了普拉達公司的入駐首站,旗下普拉達(Prada)和繆繆(Miu Miu)兩個核心奢侈品品牌紛紛入駐寺庫平臺。

二者合作隨即引起巨大反響。在此之前,因假貨的泛濫,大型奢侈品品牌對國內第三方平臺仍持謹慎態度,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馳(Gucci)等奢侈品品牌均牢牢把握著自營電商渠道,而寺庫對假貨堅決抵制的態度讓普拉達公司產生了信任,寺庫也由此成為該公司在分銷戰略上的重要合作伙伴。

2020年的疫情,給同樣是奢侈品電商平臺的競爭對手Farfetch帶來了史上最佳業績,而寺庫卻被打入“冰點”。

財報“一拖再拖”,營收下滑近五成

將時間的指針撥回到2017年,彼時,寺庫集團敲鐘納斯達克,被冠以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的美譽,以13美元的發行價發行了850萬股美國存托股票,共融資1.1億美元,一時風光無兩。上市后,其活躍用戶處于快速增長狀態,2017年的活躍用戶為22.6萬,2019年增至122.3萬。

如今寺庫正面臨的危機,也能在2019年看出端倪。財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其活躍用戶同比增速為89.6%,2019年第四季度這個數字下滑至50%左右,到了2020年第三季度,增速僅為7.5%。

從業績表現來看,2019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寺庫集團的營收同比增速從46.47%逐季降至-29.26%。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寺庫集團的凈利潤連續5個季度同比下降,最大降幅達397.91%。2021年11月9日,寺庫集團發布了“姍姍來遲”的2020年財報。財報顯示,寺庫集團2020年營收為60.2億元,同比下降12%;凈虧損為7186萬元,由盈轉虧。據悉,該年報本應在當年5月公布,但寺庫集團拖延了將近半年,還因此被納斯達克警示。

2021年12月31日,寺庫集團發布了其未經審計的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上半年財務報告。數據顯示,寺庫集團2021年上半年的營收為15.26億元,同比減少34.0%;凈虧損為3982.6萬元,2020年同期凈虧損為3659.8萬元;經調整后凈虧損為3746.7萬元,2020年同期這一數字為3150.7萬元。此外,2021年上半年,其活躍用戶數量為56.89萬,同比下滑13.6%。

5月13日,寺庫發布了2021年年度業績報告。財報顯示,該公司2021年營收為31.32億元,同比下滑約48%;凈虧損達到5.66億元,同比擴大6倍。如此“慘不忍睹”的業績表現,或許是其一再推遲公布財報的原因。

面對寺庫的每況愈下,該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日學在去年1月表達了希望寺庫被收購或以2.3億美元完成私有化的想法。盡管李日學的意愿強烈,但時至今日,市場上仍然沒有人接手這個“燙手山芋”。

對于近兩年低迷的表現,有分析認為,寺庫奢侈品的定位使得其品類受限,商品不夠豐富,缺乏流量支持。另外,當前消費者能夠買到奢侈品的渠道越來越多,其對用戶的吸引力在逐漸下降。

官網標語“滿減”“打折”,消費者反映“不發貨也不退款”

隨著資金流的惡化,寺庫與供應商甚至是消費者之間的矛盾逐漸變得尖銳,多次因商品質量問題和違反廣告法被罰款的新聞也頻頻爆出。

“進口好貨,任性打折,洋貨大牌,任性滿減”,打開寺庫網首頁,映入眼簾的是印有“滿減”“打折”標語的宣傳海報。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目前寺庫網可以正常打開和購物。不過也有不少消費者在黑貓投訴APP反映,該電商平臺“不發貨也不退款”。

截至發稿,寺庫在該平臺共有1.7萬條相關投訴,已完成的投訴僅為9695條,約為總投訴量的一半。近一個月內,寺庫的投訴量達1064條,已完成的投訴僅有21條,消費者在黑貓投訴APP上對寺庫的滿意度只有三顆星。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其中一位消費者表示,她于2021年11月在寺庫APP接連下了兩單,涉及金額達1.2萬余元,至今未發貨,且退款無果;另一消費者也表示,于2021年11月在該平臺購買了一款芬迪(Fendi)手袋,商家承諾7個工作日發貨,近一年時間還未得到物流信息,聯系平臺后,客服以系統升級為由拖延退款至今。目前,兩項投訴進度均為處理中。

據百度貼吧、新浪微博、黑貓投訴、電訴寶等公開平臺,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有不少消費者投訴寺庫不發貨、不退款、不退貨等問題。進入2022年后,這一現象反而愈演愈烈。今年初,在黑貓投訴平臺上,與寺庫相關的投訴量累計約8800條,短短8個月時間,這一數據就激增到了17270條,幾乎翻倍。

針對消費者的投訴,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鄭炫律師表示,寺庫的行為屬于違約,已嚴重侵犯消費者的權益。根據破產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如公司最終進入破產程序,則會依照執行順序對債務進行清償。結合目前該公司的情況,屆時消費者的權益可能較難保障,建議消費者應盡快通過訴訟或投訴等方式進行維權。

針對寺庫陷入如今的困境,戰略定位專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詢公司創始人徐雄俊表示:“第一大原因還是因為自2018年開始整體經濟環境的不景氣,以及疫情的雪上加霜,導致消費者的消費能力減弱。而且電商紅利的退卻也是從2018年開始的。第二大原因是寺庫的奢侈品電商平臺定位還是不夠精準,缺乏核心消費者,沒有必須在你這個平臺上購買的理由。第三是奢侈品渠道競爭加劇,像奧特萊斯、商場等,打折情況很多,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也會加劇虧損。第四是寺庫的管理問題,包括客服問題也層出不窮,加之業績不夠好,導致管理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出現惡性循環?!?/div>

徐雄俊認為,要保證消費者權益,奢侈品電商平臺在經營上必須要有一個良性循環?!叭绻脚_自己都在虧損、經營不善,那么要如何保證消費者的權益?”

徐雄俊表示,“電商本質是一個渠道,無論是在門店還是線上購買奢侈品,最終看的還是服務和性價比。特別是近幾年,因為疫情影響,很多奢侈品消費向線上轉移,品牌也紛紛發力去做電商平臺,最終仍是要找準定位,給消費者選擇這個渠道的理由?!?/div>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于夢兒 鄭藝佳

編輯 徐超 校對 楊許麗

我要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