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的孫才還保留著幾張老照片,記錄了他43年軍旅生涯中最重要的時刻。
 
一張是他所在的坦克1團在1949年開國大典時接受檢閱,一張是他同年拍攝的入黨紀念照,還有一張是他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和3個朝鮮小女孩的合照。
 
提起坦克時,孫才語氣中總是充滿了感情。作為中國最早一批裝甲兵,孫才曾先后兩次入朝,見證了裝甲兵事業從無到有的發展。

7月25日,江蘇南京,孫才在面對鏡頭拍照。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入朝作戰沒把生死當回事”
 
孫才從參軍起,就是裝甲部隊的一員。

那時,隊伍還叫東北民主聯軍戰車大隊。1947年,17歲的孫才聽說一位同學參軍了,他也動了心思:“舊社會的軍隊打罵百姓,但共產黨的隊伍不一樣,他們還幫著挑水?!?/div>
 
孫才聽說,1945年大隊剛起家時只有30多人、兩輛繳獲的日式坦克和一輛汽車,其中一輛坦克還在轉移途中被日軍破壞。后來是靠著不斷收集日軍丟掉的坦克和零部件,隊伍才不斷壯大。入伍后,孫才先后任宣傳員和供給員,跟著隊伍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后駐扎在北京。

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組建的第一支戰車部隊,改編后的戰車第1師參加了開國大典閱兵,孫才就在長安街上觀禮。毛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全場的歡呼聲和他那時的激動,直到現在還留在他的心里。

1949年,孫才到北京后買了一面小鏡子,小鏡子一直跟隨他至今。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1951年初,孫才所在的坦克團接到抗美援朝作戰任務,這支年輕的隊伍要入朝作戰。那時第五次戰役已經打響,進入朝鮮的第二晚,孫才和戰友們就遭到敵人飛機的近距離掃射。
 
“我們趕緊跳車往旁邊躲,沒被打中?!笨罩辛α康膽沂庾屝熊娮兊酶悠D難,為躲避空襲,隊伍只能在夜間行進,再加上路窄車多,駕駛員技術不熟練,重裝備從后方到前方集結地花了近一個月。
 
戰爭進入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時,孫才跟隨坦克1連,在鐵原方向支援47軍419團。
 
實戰和從前了解的理論很不一樣。
 
孫才記得蘇軍教學時,坦克都是獨立執行任務,直接瞄準射擊,很少由坦克守前沿陣地。但對于中國人民志愿軍來說,每團只有40輛坦克,分散在三個方向作戰,因此只能配屬步兵。
 
然而,步兵出擊時,有時會因暴露目標,遭到敵人縱深炮火狙擊。炮兵射程短,有時沒法壓制敵人?!拔覀兙烷_始研究怎樣利用坦克打間接射擊?!睂O才解釋,間接射擊主要是在看不見敵軍的情況下,觀察敵情,計算敵軍坐標方位,再通知坦克兵射擊?!斑@方面我們是外行,所以請來炮兵幫助?!睂O才記得,一次炮兵參謀找到他,發現敵人縱深有四五百人集結,需要坦克協助。
 
“我們照他說的方向打,敵人死傷150人左右,我們高興壞了?!睂O才說,再往后,他們就時常配合步兵打間接射擊,“我們一開火,敵人的炮兵陣地就成啞巴了?!?/div>

孫才回憶從軍時的經歷。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入朝作戰,孫才從沒把生死當回事,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入朝前,他怕家里擔心,寫信告訴他們自己要出差,至于到哪去、什么時間回來,都不知道。
 
一路上,他遇到過許多次危險,距離最近的一次轟炸,他甚至能看清飛行員的臉。他最親密的戰友崔殿元就是犧牲在一次轟炸中。那時崔殿元才20多歲,他們一個鍋吃飯、一張床睡覺,雖然條件艱苦,但樂觀的他們,有時晚上還會在炕上摔跤。那次被轟炸的地點,本來該孫才查看,但他忙著發藥,才讓崔殿元替他。
 
孫才從沒忘記過他,1990年退休后,特意給戰友家鄉的民政局寫信,講了戰友犧牲經過,希望有人還記得這個年輕人。
 
兩場勝利的戰斗
 
1951年9月,孫才接到命令,從419團撤回,整個坦克團也集中歸為西線64軍的190師和191師,同年11月,志愿軍開始陣地反擊。
 
讓孫才印象深刻的,是11月的馬良山戰斗。
 
“我們的坦克2連和重坦克連,配合步兵奪取高地?!睂O才記得,那天坦克以間接瞄準的方法開火,不到3個小時,敵軍一個營被全殲。其間,敵軍的炮兵群和飛機對坦克陣地輪番轟炸,幾輛坦克著火。
 
“既不能斷了支援,也要撲滅坦克的火?!睂O才說,當時每車只留兩人,繼續射擊壓制敵人,其他戰士則冒著炮火下車,很快將火撲滅。

1988年時的孫才(左)和1955年時的孫才。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坦克部隊也打過直接射擊——這場戰斗同樣發生在1951年11月。
 
那時,64軍190師570團防守的155.7高地正面,常有6輛敵軍坦克停在山頭。孫才收到情報后,到155.7高地住了一天一夜,摸清了情況,坦克1團決定派出坦克,伏擊敵方。
 
11月6日下午,下起了小雨,路面泥濘,到達山下時天已擦黑。為了避免暴露,坦克的發動機聲音不能太大,下雨后的山坡松軟,坦克爬了四五次都失敗了,只能先在山下隱蔽。駕駛員給戰友們打氣:“別急,咱們一定能爬上去?!?/div>
 
次日天放晴了,坦克趁夜色駛入陣地。第二天,隱蔽一天的坦克對著兩個山頭的6輛敵軍坦克射擊,擊毀3輛、擊傷2輛,還摧毀了部分工事。等到坦克往回走時,敵軍才反應過來胡亂射擊,但炮彈都被撤出的坦克甩在身后?!澳切┼枥锱纠驳呐趶?,就好像歡送我們的坦克勝利回到駐地一樣?!?/div>

1952年7月,孫才所在的部隊從朝鮮撤回。但幾個月后,部隊又突然接到命令,第二次入朝。

“我們收到消息說,美軍為了扭轉戰局,準備進行第二次登陸戰役,但敵人最終沒來?!睂O才記得,他們在朝鮮備戰時,廣播傳來停戰的消息:“大家都很高興,沒過多久,我們也從朝鮮低調撤回國內?!?/div>
 
在離原子彈爆心最近的地方觀測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面臨著嚴峻的國際形勢,掌握原子彈技術,打破超級大國的核壟斷變得至關重要。
 
1965年,在裝甲兵學院任職的孫才,被調去裝甲兵核武器效應試驗大隊,參加第三次爆炸實驗,主要驗證核爆對裝甲兵作戰的影響——爆炸前,他們會在距離預定爆心不等的位置放置坦克,以此觀察爆后坦克的破壞程度,同時在爆炸以后安排人員,冒著大劑量放射性沾染的風險,直接向爆心前進,測試不同距離的沾染程度。
 
那時任務危險,環境也艱苦。他們只能到幾百公里外拉淡水,一天只能拉回一趟?!暗蠹叶紱]有怨言?!眻绦腥蝿諘r,作為戰術組組長,孫才要乘坐裝甲牽引車指揮坦克小分隊,隱蔽在距爆心10公里處,是距離爆心最近的那批人。

孫才保留至今的解放勛章。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牽引車里有3個人,只有我所在的一個位置可以近距離觀察到爆炸全程?!睂O才記得清清楚楚,“我的位置上加裝了雙層潛望鏡,平時往外看黑乎乎一片?!?/div>
 
倒計時從2小時開始,直到還有5分鐘、1分鐘、30秒……孫才的眼睛緊緊盯著潛望鏡,緊張極了。
 
“5,4,3,2,1,起爆?!睂O才聽到耳機里傳來指令,原本一團漆黑的眼前,突然被爆炸時的強光閃亮。不過幾秒鐘,通紅的火球就在空中逐漸變暗成紫紅色,最后變得紅暈暈的,有的地方開始變白,最后全部變白,形成一個煙云團,在變化中不斷上升。
 
沖擊波也開始在地面往外擴散,掀起塵土,氣團上升跟爆炸云團相接,就像一個蘑菇。爆炸的聲音和沖擊波一起到來,孫才穿著防護服、塞著耳機,也能聽到巨大的響聲。
 
這個場景也成了孫才軍旅生涯里最難忘的時刻之一,“當時我們的心里是火熱的,為了國家而奮斗,是無上的光榮?!?/div>
 
人物簡介:

孫才,黑龍江雞西人,裝甲兵指揮學院原副院長。1930年1月出生,1947年11月入伍,1949年8月入黨,參加過平津戰役和抗美援朝戰爭等,歷任宣傳員、供給員、作訓參謀、作戰參謀等職,多次參加我國核武器(裝甲兵部分)效應實驗。1988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90年6月離休,獲勝利功勛榮譽章等。
 
老兵語錄:

我的一生都為我國裝甲兵事業奮斗,對坦克充滿了感情。希望我們的黨和國家越來越好,坦克部隊能不斷發展,不斷進步。

新京報記者 左琳
編輯 劉倩 校對 吳興發

我要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