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減碳已成為全球共識。2016年,國際民航組織通過了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在2021年第 77屆年會上,批準了全球航空運輸業于205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的決議。為實現航空領域的節能降碳及可持續發展,國際民航組織提出改善空中交通管理和運行、發展可持續航空燃料等措施。
 
自南航于2008年發布中國民航第一份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至今,綠色飛行、運營的理念一直貫穿我國民航業的發展?!半p碳”目標下,過去一年,以國航、東航、南航為代表的國內三大航司在節能降碳方面做了哪些工作?2022年又有哪些目標?
 
航油燃燒是民航業碳排放“大戶”
 
雖然從全球范圍來看,民航業并不是碳排放大戶,卻是碳減排的“困難戶”,這與航空運輸主要依賴燃油有很大關系。國際能源署報告顯示,航空運輸業2019年的總碳排放量占全球交通運輸行業碳排放量的10%,占全球碳排放總量約2%。2013年至2019年,全球民航運輸業碳排放量已超過國際民航組織預測數值的70%。氣候行動追蹤組織將航空業碳中和發展目標進展評為“嚴重不足”,如果不加以控制,到2050年全世界將有25%的碳排放來自航空業。
 
航空運輸業碳排放主要有三大來源,分別為飛機航空燃油燃燒、與飛機相關的地面排放和航空相關的電力使用,其中,航油燃燒約占總排放量的79%,是民航業碳排放的大戶,因此,減少航空燃油成為民航業減碳的重點。
 
國際民航組織提出減少航空燃油的一個重要措施便是改善空中交通管理和運行,具體表現為改善機場運行、全球互用系統和數據、最佳容量和靈活航班、高效飛行航路等。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梳理國航、東航、南航節能減碳工作進展中發現,提升能效管理成為重點,主要手段為優化飛行距離、減輕飛機重量、引進節能飛機、運營節能技術等。
 
引進節能飛機、升級機隊是實現節能減碳目標的重要措施之一。大部分航司每年都會淘汰、退租老舊飛機,引進先進飛機,并對發動機進行檢修更換和日常維護保養,保證飛機機械性能優良。目前,三大航均引進了A350-900、A320neo 等環保節油效果突出的新飛機,其中,東航過去一年共引進了33架新機型飛機。
 
此外,降低空載重量也是提高燃油使用效率和降低碳排放的有效方法。航司通常會通過減少加水量實施飛機減重。南航會按每航班乘客數量裝載用水,而非盲目裝滿水箱。據東航披露,其于2021年啟動航班“減重節油精細化管理”項目,定期評估調整無筏飛機數量、修訂航班控水減重標準、優化餐食機供品重量標準、推進餐食機供品實際重量數據推送。其中,餐食機供品實際重量動態推送、動態管控無筏飛機數量兩項舉措累計動態減重2.8萬噸,減少耗油1188噸。
 
優化航線網絡、縮短航班實際飛行距離則是最直接節省飛行時間、減少航油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方式。南航通過優化三亞方向航路走向,調整使用陸地航路為主用航路、海上航路為備用航路,結合西南地區空域調整進行航路優化;新增深圳往返內羅畢、浦東往返紐約02航路,節省航程距離,減少飛行時間和航油消耗。數據顯示,南航通過調整航路走向累計節省飛行距離約667萬公里,節省飛行時間1026分鐘,減少油耗3077噸。
 
另外,采用航行新技術降低飛行下降階段的航油消耗,也是航司在節能減碳方面不斷優化的方向。南航通過研究評估調整巡航重心參數對飛行的實際影響,制定巡航重心動態調整方案,通過優化巡航重心,提升飛行性能,2021年節省燃油約1200噸;通過加強高度層管控,實現3.28萬噸的總節油量。
 
創新數字化節能減排,持續關注可持續燃料技術
 
在節省油耗方面,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三大航均提到了進場內車輛“油改電”和“APU 替代”方式,其中APU是位于飛機尾部的小功率發動機,其在地面供電供氣的能耗遠高于市電及其他柴油機,通過使用地面電源車、橋載電源替代 APU,減少APU使用時間,從而節省油耗并減少廢氣排放。2021年,國航使用APU替代設施,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2.6萬噸;東航APU替代設施使用率為99.9%,有害廢棄物總量減少15.1噸。
 
節能降碳方面,南航、東航等航司已開始創新運用數字化技術。南航研發的航油大數據管理應用平臺“航油e云”,通過物聯網技術手段整合航班加油數據,2021年實現航班加油時間節約17%;研發的節油大數據平臺、飛行員EFB節油助手,創新全運行鏈條節油技術,一年累計為其節省航油約8.3萬噸。東航2021年6月在B777機隊正式啟用的電子飛行記錄本 (Electronic Log Book,簡稱為ELB),是中國民航首次正式以ELB取代紙質飛行記錄本。據測算,如果東航股份全機隊實施ELB運行,每年能節省的人工和紙張、印刷成本達2000萬元以上,環保減碳成效顯著。
 
除上述方式外,研發應用可持續航空燃料是目前國際航空業認可且持續努力的方向??沙掷m航空燃料區別于常規化石衍生燃料,由動物、植物等生物材料生產而成。國際民航組織在2009年召開了首次航空與替代燃料會議,2011年中國就進行了首次可持續航空燃料的驗證飛行,由中國國航使用波音747-400型客機,加載由中國石油和霍尼韋爾UOP合作生產的航空生物燃油,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執行驗證飛行。2019年,南航首次使用生物航油執行跨洋飛行任務。
 
目前,關于可持續航空燃料的研究還在有序推進中,南航、東航等航司均表示持續關注航空可持續燃料的技術進步、商業運營,并與國內相關機構共同研究適航取證、可持續認證、商業運營等問題,其中,東航在2022年計劃中指出,開展可持續燃料的政策研究,探索行業應用可行性。
 
以國航、東航、南航為代表的國內航司還在積極發聲,不斷提升我國民航業在國際航空領域減碳方面的話語權。在民航局的統一領導下,國航通過參與國際民航組織航空環境保護委員會工作組、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可持續與環境顧問委員會、星空聯盟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為行業積極發聲;南航任職國際航協可持續與環境咨詢委員會,積極參與碳排放、航空可持續燃料等工作組;東航積極參與市場化減排機制和國際全球氣候治理事務,研究國際碳市場機制及全球碳市場的進展狀況。
 
低碳出行,從無紙化、按需用餐、限塑開始行動
 
除在航班飛行、地面運行等方面拓展節能降碳的寬度和廣度外,三大航司在旅客層面不斷深化創新,推出低碳產品和服務,以帶動旅客養成節能環保的乘機習慣。
 
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電子登機牌、電子客票等無紙化出行方式在國內逐漸流行。據統計,每1億張紙質登機牌約產生碳排放1500噸。民航局在印發的《“十四五”航空運輸旅客服務專項規劃》中提出,至“十四五”末,千萬級以上機場旅客全流程無紙化能力達到100%。據南航透露,2021年其累計參與無紙化登機、辦理電子發票等“綠色全旅程”服務1500萬人次,累計開出電子發票140萬張。
 
優化餐食品質的同時,航司也將綠色低碳體驗拓展至餐食服務。為解決餐食浪費問題,南航繼2019年推出“用空中餐食換取里程獎勵”服務后,2021年持續倡導綠色飛行“按需用餐”,還開展餐食碳標簽項目,針對經濟艙餐食開展碳足跡分析,并獲得第三方碳標簽認證,為旅客提供低碳餐食選擇。數據顯示,2021年南航累計參與綠色飛行“按需用餐”服務旅客超過371萬人次,節約餐食1762余噸。
 
國航則推出了另外一種飛行里程的用法,旅客可以自愿選擇通過飛行里程或現金支付的方式,參與國內植樹造林等碳減排項目,自主實現“碳中和”飛行,降低航空出行碳排放對于環境的影響。去年12月,國航在支付寶小程序上推出了全新的手機值機低碳場景,旅客使用國航支付寶小程序值機,即可獲得螞蟻森林能量。
 
另外,針對飛機上的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攪拌棒、餐/杯具、包裝袋產品等一次性用品,航司早已展開“限塑”“禁塑”行動,并為此設置目標。東航在2021年6月召開限塑工作階段性推進會,制定機供品相關標準,全面加強塑料污染治理外,還表示2022年正式推行國內限塑航班。南航在2021年年底,停止在航站樓、休息室、國內客運航班中供應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攪拌棒、餐/杯具、包裝袋,計劃于2022年年底停止在國際客運航班供應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攪拌棒、餐/杯具、包裝袋,2024年年底實現不可降解塑料膠帶、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雨布、纏繞膜等貨物包裝用品使用量大幅下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真真
編輯 李錚
校對 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