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也要“二次元”。近期,春秋航空正式發布了首位二次元機娘形象“春秋姬”。隨著動漫游戲產業的不斷發展,曾經小眾的二次元群體,如今不僅一部分人已成長為親子家庭機票購買的決策者,未來更將逐步成長成為公商務旅客的主力,成為航空公司示好的對象。
 
二次元機娘形象的推出本質是一種營銷
 
5月20日,春秋航空發布首位二次元“機娘形象,綠色的眼睛、綠色的發飾,一身春秋航空新版涂裝特色的機甲裝扮,不僅擁有明確的出生地、星座,性格、愿望甚至是口頭禪等也有詳細設計。
 
圖/春秋航空微信公號截圖
 
機娘,又稱機械娘、機甲娘,是游戲、動漫等二次元作品中一種常見的機械裝甲擬人化,深受以Z世代和95后為代表的廣大新生代年輕人的喜愛。近年來二次元文化泛化發展,用戶規模持續增長。相關研究報告顯示,國內的二次元產業已經步入暴發期,2020年整體市場規模達千億,2023年泛二次元用戶有望達到5億人,其中90后、00后用戶占比超過80%。
 
春秋航空方面介紹,今后“阿秋”形象還將計劃出現在機場、客艙、粉絲會等更多與旅客和粉絲直接接觸的場景,推出“阿秋”自己的原創作品,希望通過二次元機娘“阿秋”和年輕消費者建立更深度的情感聯系。而春秋航空此次“二次元化”也并非首次嘗試,早在2014年7月,春秋航空便曾開通過國內首個動漫航班,該航班上不僅有動漫人物裝扮的客艙乘務員,還有音樂家助陣。
 
民航專家林智杰表示,發布首位二次元機娘形象,是春秋航空抓住年輕旅客的一次嘗試。傳統來看,航空公司營銷對象往往聚焦于包括公商務乘客、游客等在內的成年游客,但其實航空公司有20%的旅客是不到23歲的年輕人?!岸卧辈粌H是親子游家庭決定購買哪家機票的買手,也是未來逐步成長成為公商務旅客的主力,是航空公司必須要示好的對象。

同時,林智杰與廣州民航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民航專家綦琦均認為,春秋航空此次操作的本質上還是一種營銷。綦琦認為,除基于對年輕消費群體的追逐外,春秋航空的此次營銷也與上海疫情形勢逐漸好轉、航空業有序復蘇有關,作為一家以上海為基地的航空公司,春秋航空需要一個點去增加宣傳和曝光度。
 
二次元機娘形象與航司的卡通吉祥物有何異同?
 
在春秋航空之前,國內其他航司也推出過卡通形象。例如國航的吉祥物胖安達,脫胎于國航機上安全視頻的卡通熊貓,因其可愛形象早已成為國航的“網紅員工”。深圳航空則推出了地服品牌卡通形象鵬鵬熊、藍小象。中國公務機公司華龍航空于今年1月發布的品牌吉祥物“小龍賽和小龍諾”。此外,長安航空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安航空”)曾于2020年為更好探索與消費者年輕化互動方式,發起過一場面向社會的長安航空吉祥物IP形象征集大賽。

綦琦指出,如果從元宇宙技術角度,以及整個理念來看,春秋航空此次推出的二次元機娘形象應該是國內航空公司中的第一家。他也指出,春秋航空的二次元機娘形象與航司此前的卡通吉祥物本質上沒有差異,都是一種營銷方式,春秋航空只不過是運營一種新的技術做原來品牌升級的事情,這也是一種賣點,而且在這種方式的運用上,春秋航空只是一個開始。
 
此外,IP方也會與航司合作,通過飛機涂裝宣傳IP作品。如1988年,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就將受歡迎的動漫作品《精靈寶可夢》的形象涂裝在了一架波音747飛機上。在另一動漫作品《鬼滅之刃》火爆之后,全日空航司公司于今年1月又推出了一架鬼滅之刃彩繪飛機。
 
在國內,使用卡通形象進行飛機涂裝的航司也不在少數。2016年,首都航空曾跨界Paul Frank推出全主題“大嘴猴”彩繪飛機。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后,東航就推出了迪士尼主題彩繪客機和迪士電影噴涂客機。2018年,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第七個主題園區“迪士尼·皮克斯玩具總動員”開園后,東航又推出了一款皮克斯玩具總動員飛機噴涂。2019年,中國聯合航空推出過一款號稱全球首架西游主題的彩繪客機“連云港號”。
 
航司營銷嘗試不斷,NFT數字藏品也有涉及
 
自疫情暴發以來,面對疫情對航空業的強烈沖擊,航空公司在通過電商直播等方式積極自救同時,也在不斷適應市場需求以及新興消費群體的變化,調整自身的運營及營銷理念。2020年以來,航空公司“隨心飛”、“機票盲盒”等多個產品成為重點營銷對象。
 
林智杰、綦琦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均表示,過去兩年來里,航空業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營銷產品還是要屬“隨心飛”產品。在航司產品、服務創新的探索中,“隨心飛”被綦琦認為是近年來航空業內為數不多的現象級營銷。
 
進入2022年,航空公司的相關探索也并未停止。不僅“隨心飛”再次返場,南航、深圳航空、海南航空還相繼推出了“春夏之旅”、“月秒光”、“自由飛”等航旅產品。深圳航空、四川航空等多家航司則推出“一訂飛”等。今年5月,海航集團發布“省錢神器”產品,旅客憑借海航航空集團旗下12家境內航司登機牌可享受演出門票、健身年卡折扣等優惠。此外,今年2月,春秋航空還嘗試發布了航空業首批限量NFT數字藏品。
 
綦琦認為,在當下元宇宙的火熱背景下航空公司發布數字藏品,與當年航空業內由紙質機票進階到機票電子化乃至如今的無紙乘機是相似的,隨著技術的發展和消費者的認知,未來任何航司以元宇宙為切入點的產品開發可能都會成為必然。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真真
編輯 鄭藝佳
校對 柳寶慶
圖片 IC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