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只此青綠》通過舞蹈動作,呈現出如詩如幻的北宋畫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相比,《憶江南》則將音樂、舞蹈、詩歌、繪畫等多種藝術形式融入進了《富春山居圖》這件中國傳世山水畫意境之中,為虎年春晚觀眾呈現了一幅古今輝映,精美絕倫的新時代圖景。創意音舞詩畫《憶江南》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安迪,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康震策劃,陳其鋼作曲,北京人藝導演唐燁執導,作品集合八位演員,濮存昕、馮遠征、李立群(中國臺灣)、丁志誠與阿云嘎、楊宗緯(中國臺灣)、鄭棋元、蔡程昱化身畫卷中的“漁夫、樵夫、行者、讀書人”八位人物,將“元季四大家”之冠黃公望的代表作《富春山居圖》 形成一幅可視化的符合當代舞臺美學的畫作。新京報記者專訪了導演唐燁,揭秘該節目創作背后的故事。


《憶江南》幾位主演造型圖(從上至下:濮存昕、馮遠征、李立群)。


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富春山居圖》,如今存世的《剩山圖》與《無用師卷》兩段畫卷分別藏于浙江省博物館以及臺北故宮博物院,音舞詩畫《憶江南》作為一部“科技+文化+藝術+思想”的創意類文藝作品,達到了在春晚舞臺上《富春山居圖》的合璧,以一種藝術化的表達方式詮釋“兩岸的文化是一體的?!蓖瑫r,作為一部以提高春晚的文化內涵為出發點的文藝作品,導演唐燁回憶,從2021年12月初,整個團隊便開始投入創作,除了前期的音樂、服裝、造型、道具等方面的溝通,特別重要的環節便是請來專家結合《富春山居圖》這幅畫選定詩詞。唐燁記得,馮遠征與李立群分別演繹的唐代詩人吳融的《富春》與元代詩人周巽的《釣臺》兩首詩詞中,都有一句出現了兩個不同版本,最終唐燁與主創團隊決定兩個版本都錄下,之后再去找專家確認。唐燁回憶,在《憶江南》中出現的四首詩詞,最先定下的是濮存昕吟誦的蘇軾《行香子·過七里瀨》,這是所有詩詞中,被專家譽為與《富春山居圖》這幅畫作契合度最高的作品。與此同時正在參加“文代會”的濮存昕,利用閑暇,采用了多種方式吟誦了多個版本,以供創作團隊遴選,此舉也令導演唐燁深受感動。


據中央美術學院介紹,此次,節目組與中央美術學院的藝術家們合作,由五位國畫藝術家將《富春山居圖》拆分成了接近150個國畫元素,將原本只有兩三筆墨的元素精細化為兩平尺到四平尺的繪畫圖像,在保留黃公望畫風的神韻基礎上力求精致化還原。所有150余個國畫元素,經過三維的建模與還原,組成了一幅純三維立體的《富春山居圖》。每一個元素的手繪保證了每一處景別的山石水木均為不同。在三維的景觀里還原國畫的留白與藝術感,需要思考和把握三維化和國畫之間的尺度,這也是此次項目的難點。唐燁表示,“中央美術學院對原畫《富春山居圖》的還原,讓每一位演員與歌手都能清楚地看出自己扮演的角色在畫作中所處的位置。能讓演員在自己有限的空間里,將人物詩詞與畫作結合,做出準確的詮釋?!?nbsp;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八位從畫中走出的人物,他們的造型完全基于畫中的裝扮,而人物設定則需要導演與主創團隊自己構思創作。唐燁坦言,當時主創團隊的主要工作之一,便是盡最大可能去研究并還原畫中人物的神態。她要求戲中人物的吟誦,不僅限于一種表演層面的念白,而是從每個演員飾演的人物設定出發,帶著符合角色的意境與心境進行詩詞表達。在唐燁看來,創意音舞詩畫《憶江南》最想突出的還是除夕之夜合家團聚時喜氣祥和的景象,至少在《憶江南》這部作品里的八個人物所表現出的悠然自得,與當下人民生活幸福指數的日益增長,找到了一種契合點。


新京報資深記者 劉臻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張彥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