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靜極了,只有大風呼嘯的聲音。

 

1月31日除夕夜,除了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分揀物資,北京市豐臺區新村街道怡?;▓@社區里,幾乎沒有居民走動。就在前一天,北京市召開疫情防控發布會,因近14天累計報告7例本土確診病例,怡?;▓@社區被定為高風險地區。

 

事實上,社區封閉管理早已開始。根據社區居委會與物業公司通告,1月22日,社區進行封閉管控,車輛行人只進不出。

 

受疫情影響,封控管控措施不斷升級。1月29日, 42棟居民樓被劃分為11片網格區,原本可以在社區自由活動、在大門取送快遞的居民,需嚴格遵守“足不出區域、嚴禁聚集”的規定。約6700戶居民的物資取送需求驟增,附近商超平臺顯示運力告急。而距離除夕,已不足一天。

 

1月29日上午8時,來自豐臺區西羅園街道、五里店街道、東鐵匠營街道、石榴莊街道、北宮鎮5支支援隊伍進駐社區,人手得以補充。深夜,由怡?;▓@富潤園5、7、9、11號樓居民組成的志愿者也發布告示,將義務為居民運送物資。除夕這天,他們按時出現在各自崗位,直到新歲。


1月31日,社區樓下派送物資的居民志愿者。新京報記者 左琳 攝

 

“不能搶”的新年紅包


52歲的宋勇捏著對講機,不斷回復對面傳來的詢問。

 

1月31日一早8點左右,他與另外17位豐臺區西羅園街道的工作人員便抵達十公里外的新村街道怡?;▓@社區,準備為封控區域居民提供保障工作。

 

幾天前,他們接到任務,要從1月29日開始,在怡?;▓@社區負責卡口封控、社區大門值守、居民物資轉運和組織核酸檢測等工作。他們帶上飲用水、方便面和各種生活物資,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

 

工作任務并沒有因為除夕到來而減輕。

 

1月31日早上八九點,西羅園街道抗疫支援小隊便在分管片區的各個樓群通知,組織居民分批次下樓進行核酸檢測,協助醫護人員為居民掃碼登記。另一部分人則穿著紅馬甲,往返于社區大門與片區卡口之間,運送居民訂購的物資。北京的氣溫在零攝氏度上下徘徊,即便膝蓋和后腰貼滿暖貼,依然難以抵抗低溫和冷風。


1月31日,志愿者和支援小隊等工作人員為居民發放禮包。受訪者供圖


52歲的宋勇已經記不清奔波了多少趟。他的步數記錄里,自前來支援后,每天至少12000多步。他更記得同事們的辛苦——原定配送至下午四點,但為了居民生活有保障,時間往往要延長至夜間七八點;中午來不及吃飯,他們只能對付一口方便面繼續工作;每晚,總會留下幾名隊員在社區里熬夜值守,應對緊急情況。

 

這個春節,宋勇有不少同事放棄了與親人團聚的機會,比如楊凡,她與丈夫分別在兩處隔離點支援,孩子只能交給他們父母照看。 “1月30日孩子不舒服,晚上她父母才敢電話告訴她?!彼斡抡f。

 

1月31日上午10點左右,宋勇終于得空和家人通了個電話。不過一分鐘,對講機又“呲啦”響起,直到傍晚,他也沒能再抽出時間和家人聯絡。

 

這些辛苦,居民們都看在眼里。

 

為了讓緊張的居民們放松心情,宋勇曾在居民群里發了個紅包。幾乎沒有人點開它,這讓宋勇意想不到。

 

他看到了格外動容的一幕:居民們反過來一條接一條的留言表示感謝?!安蝗绦狞c開”“這個紅包不能搶,感謝您為我們的付出”……他將這些全部記在了心里。

 

為鄰居們提供力所能及幫助


除夕前夜,一張圖片在怡?;▓@社區的居民群里流轉。

 

這是怡?;▓@富潤園5、7、9、11號樓志愿者寫給鄰居們的一封信。在這封信里,他們稱自己是普通住戶,臨時成立志愿隊幫忙分發快遞。

 

“我們只有一顆‘為鄰居們提供力所能及幫助’的真心?!敝驹刚邆儗懙?,“我們是您每天在電梯里、在小區里曾經碰面過的普通鄰居,如有一些不如意的事情,還希望大家理解包容?!?/p>


社區居民志愿者自發寫給居民的一封信。受訪者供圖


32歲的吳菲也是其中的一員。

 

“知道小區網格化管理之后,我想反正也是一個人被困在里面,不如去做志愿者?!泵刻焐衔绨司劈c,吳菲便穿著藍色的防護服,戴著社區分發的口罩和手套,在網格區卡口處,將居民購買的物資按樓棟和樓層分好,再拍照傳到居民群,請居民下樓領取,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

 

最初,秩序還有些混亂?!按蠹蚁聠螘r沒寫清門牌號,好多電話是隱藏號碼,我們只能給快遞打電話,讓人家幫忙查?!卑▍欠圃趦鹊?0多名志愿者在群里重復呼吁,懇請各位鄰居下單時寫清收貨地址,提醒人們及時下樓取件。很快,現場安排變得有條理。

 

宋勇對志愿者們的細致贊嘆不已:“他們把貨物按樓牌號擺好,到1月31日中午,擺放得更有序了——從小到大排序,居民領取更加方便。我們把貨從社區門口送過來,卸下后交給他們,省了很多力氣?!?/p>

 

1月31日這天,吳菲照例清晨下樓工作。為了應付寒風,她穿了兩層厚褲子,罩了件大羽絨服。許多居民一次性購買了大量物品,有時是幾桶純凈水,有時是幾瓶油鹽醬醋,一天下來,吳菲的胳膊累得生疼。

 

但忙碌也讓吳菲暫時忘記了煩惱。這是她第一次經歷小區封閉,每天電話不斷,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解封,工作因此被迫轉到線上,親人也無法團聚。直到每天按時下樓承擔志愿工作,才讓她從焦慮的情緒里暫得喘息。

 

她與志愿者們互相照顧,結識了許多新朋友。有朋友勸她,志愿者工作辛苦有風險?!芭?,我知道了?!彼偸侨绱嘶貜?。

 

但她沒敢將這事告訴遠在外地的父母,甚至連小區封控也只字未提?!氨緛砑胰擞媱澊汗潄肀本?,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他們知道心里反而會不舒服?!?/p>

 

成為志愿者后,吳菲訂購過一次菜。這份菜同其他居民的菜一起,被她按順序擺在樓下,工作結束后再拎回去。1月31日下午,她特意用這份菜包了一頓餃子。

 

她開了視頻,在畫面另一側,母親告訴她如何搟皮,如何剁餡,加多少鹽,怎么捏成型。她還炒了幾個菜,迎接新一年到來。

 

怎么度過這一晚呢?空下來的吳菲還在琢磨:“晚上如果還需要志愿者,我也會再去幫忙的?!?/p>


除夕夜,吳菲在父母指導下包好的餃子。受訪者供圖


深夜派發的跨年禮包


小區封閉后,同為業主的陳曼也主動做起了志愿者。1月31日,陳曼接到通知,下午將有一批蔬菜、肉、蛋等年貨禮包送到居民家里。這是豐臺區推出的“暖心十條”舉措之一:為封控管控區居民送去節日問候。1月30日晚,這批禮包便被陸續送到小區。

 

為方便禮包派發,陳曼開始在網格群里統計住戶信息。發現志愿者人手不夠,她在微信群里呼吁:“是否有接種了加強針,核酸呈陰性的人可以幫忙?!?/p>

 

事實上,這幾天,陳曼一直忙著為居民派送物資。1月30日晚8點多,她正準備休息,聽說又有物資需要派送,她便趕忙穿上衣服冒雪送去。


除夕夜,工作人員為志愿者發放禮包。受訪者供圖

 

樓道里很多人都認識了陳曼。有人還加了她的微信,要給她送暖寶、口罩之類的東西?!拔矣X得很暖心?!标惵挥X得自己做的事有什么特殊?!岸际切┢胀ǖ氖?,沒什么驚天動地的事,大家就是互幫互助嘛?!?/p>

 

除夕這天,她還是只想著盡快派送好禮包,但對于自己,陳曼沒有任何安排:“正常吃個飯就行了唄?!笨墒翘岬竭@個沒和家人團聚的除夕,陳曼還是忍不住落淚了。

 

小區剛封閉時,陳曼的家人讓她趕緊出去,但她選擇了獨自留在小區?!安怀鋈ヒ彩菍ζ渌素撠煱?,今天晚上我們可能會來個云過年?!逼綇秃们榫w后,陳曼又投入志愿服務工作中,群里也有人跟著加入禮品派送行動。

 

“我們樓上有兩位老人,可能不會使用手機,我來幫助登記信息”“大家有人物資不到的,我們家里肉和菜還有些富裕,可以支持”……在寒風呼嘯的除夕夜,人們為需要幫助的鄰居勻出紙巾和大米。

 

1月31日晚10點左右,新年的腳步臨近。新村街道及怡海社區的工作人員及來自豐臺區其他街道的支援小隊依然在寒風里,將剩余的禮包一箱箱搬到電瓶車,送往還沒有派發的區域。社區工作人員小馬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只是他們其中一項任務。

 

出現確診病例后,18位社區工作者不停接聽電話、協調就醫、運送快遞,保證社區約6700戶居民的物資取送正常,為社區300多位居家隔離的人員進行上門核酸等服務?!俺コ燥?,我們每天只有四五個小時休息時間,有時候即使半夜,有居民需要,我們也要立刻起來工作?!?/p>


怡?;▓@社區居民收到的跨年禮包。新京報記者 左琳 攝

 

從1月22日到31日,小馬沒有回過家,衣服全靠妻子送到小區門口?;夭蝗ゼ业囊雇?,小馬和同事們守在辦公室,幾把椅子拼一拼就成了一張床,鋪著紙殼入睡。

 

“謝謝工作人員,謝謝志愿者!新年快樂!你們辛苦了”除夕夜的居民群里,人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感謝。

 

抗疫支援小隊的成員們從不愿接受居民的饋贈,但宋勇還是看到,居民們硬是將飲料和食物放在門口值守的桌上,一句話也不講,轉身便離開。

 

(應受訪者要求,吳菲、陳曼、小馬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左琳 吳夢真

編輯 郭懿萌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