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定了,雙旗手!1月30日,北京冬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開幕式旗手確定,分別是速度滑冰運動員高亭宇、鋼架雪車運動員趙丹。1997年的高亭宇和2002年的趙丹均有不俗的戰績。


得知自己成為開幕式旗手,高亭宇在社交媒體上感嘆這是“夢寐以求”的角色,“主場作戰,本就是讓人極度興奮的一件事情,旗手的身份則更能讓我充滿力量。我一定不會辜負這份信任,爭取在賽場上展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p>


作為1997年出生的年輕運動員,高亭宇2016年進入中國速滑隊,2018年首次站上冬奧賽場便創造歷史。平昌冬奧會速滑男子500米比賽,高亭宇以34秒65的成績獲得銅牌,成為中國首位獲得冬奧會速滑獎牌的男子選手。閱讀全文>>>


消息公布后,趙丹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當我聽到自己成為北京冬奧會中國代表團旗手這個消息時,我的內心驚訝不已,深感榮幸。能夠在主場參加冬奧會,已經讓我覺得自己很是幸運,如今又多了一個身份,讓我更感到身上的責任感與使命感。我一定會珍惜組織給予我的這份信任,激發出內心的巨大潛能,爭取在賽場上展現出最好的自己?!?/p>


2002年出生的趙丹在轉項到鋼架雪車之前,是一名三級跳遠運動員,她曾在內蒙古自治區第14屆運動會上獲得過女子U18組的跳遠、三級跳遠冠軍。2018年9月,在參加完內蒙古自治區運動會后不久,趙丹便通過跨界跨項進入中國國家鋼架雪車隊。


盡管是跨項,但在她看來,跳遠和鋼架雪車項目有相同點,都需要爆發力和短距離沖刺,這更好地幫助她提高了起跑方面的技術。


跨界后不久,趙丹便在一系列比賽中展示了在鋼架雪車上的過人天分,在參加的多站國際賽事中取得了不俗成績。中國鋼架雪車隊外籍教練帕特里克·香農評價她是“對這個項目非常投入,是一名有天賦的運動員?!?a href="http://www.canaris.net/detail/164352731814241.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閱讀全文>>>




自從中國代表團1980年首次參加冬奧會以來,在至今11屆冬奧會上,中國冰雪軍團總共奪得13枚金牌,其中10枚來自短道速滑。中國短道速滑“王牌之師”能貢獻中國首金嗎?





近年來,受全球金融危機、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去全球化”呼聲不時出現。全球化的未來如何?就此,新京智庫專訪了世界銀行中國局前局長、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郝福滿博士。


世界銀行中國局前局長、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郝福滿(Bert Hofman)博士。圖/受訪者供圖


郝福滿(Bert Hofman)是全球知名的政治經濟專家,尤其熟稔于中國經濟和東亞區域經濟事務。此前,他在世界銀行工作了27年,其中很多工作都在亞洲進行,主要研究領域是財政改革和公共支出管理。他在北京生活多年,長期關注中國發展。


郝福滿表示,從數據上看,目前并沒有出現“去全球化”的跡象。事實上,即使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全球制造業貿易仍然能強勢反彈,甚至比金融危機后恢復得更迅速。所以,如果仔細觀察制造業出口,會發現疫情發生以來它獲得了15%-20%的增長。


不過,他表示全球化發生了變化。目前中美貿易關系緊張,世界貿易秩序也面臨著諸多挑戰。全球化的進一步深入發展引起了人們對全球供應能力的反思。諷刺的是,正是因為全球貿易獲得了深入發展,所以才會出現目前的瓶頸。很多人把“瓶頸“解讀為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但他更傾向于這是全球經濟復蘇和刺激計劃的成功。


關于中美競爭,郝福滿認為,短期而言中美競爭不利于中國的發展,尤其是在科學技術領域,這會導致中國難以獲得關鍵性技術,而美國政府或美國公司在決定向中國出口技術的層面上具有決定性的話語權優勢。


中期而言,中國將主動地作為技術出口國在特定領域上取得領先。如今中國已經在關鍵技術領域上具有一定的優勢,比如太陽能技術、高鐵技術、高壓輸電等等,使得中國成為世界一流的科技強國。當然,如果未來技術創新能夠在一個更加開放包容的國際體系中蓬勃發展,中國仍然可以從中受益,同時世界各國也能從中國的創新成果中獲得發展紅利。閱讀全文>>>




《長津湖之水門橋》即將上映,新京報記者專訪了該片總監制黃建新及導演徐克。談到幕后故事,徐克說,不會因為制作完了《長津湖》,制作《水門橋》就會容易,大家對電影的標準很高,所有事情都要重新整理協調。


易烊千璽飾演的萬里將在戰火中成長。


作為電影《長津湖》的續集,《水門橋》以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中的長津湖戰役為背景,講述在結束了新興里和下碣隅里的戰斗之后,七連戰士們又接到了更艱巨的任務的故事,在水門橋阻擊敵軍。


徐克說,《水門橋》在制作和情感上都有一個全面的升級,特別是易烊千璽飾演的萬里,人物有一個成長過程,片中有一場他和其他戰士向祖國敬禮的戲,非常感人。作為監制的黃建新雖然已經看過無數遍影片,但每次看還是會被片中人物的情感所打動,“它會讓你有特別多的情感聯想”。


相比《長津湖》,《水門橋》無論是在制作層面還是內容層面,都做了全面升級。對于片中的特效量,監制黃建新說,很難闡述,觀眾去影院看完后就有判斷了。


在黃建新看來,電影中的CG特效有兩種,一種是大規模的戰爭場面,還有一種是觀眾很難發現它的存在,它卻處處存在的鏡頭,比如演員的哈氣,衣服上的雪花等。后者的特效方式是電影《水門橋》的一個特點,就是它處處存在,讓觀眾覺得真實。


這種特效在制作上更難,像那些場面壯大的戰爭爆破場面,其實沒人見過,是一個想象的表達,但表現現實生活中的那些特效,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經驗,對主創來說,難度不小,劇組一直在反復打磨,就是為了完成導演想要呈現的真實戰爭。


杜淳是《水門橋》中新加入的演員,他在片中飾演20軍張營長。徐克說,杜淳這個角色的加入,跟易烊千璽飾演的萬里有關?!拔液髞戆l覺易烊千璽最后需要有一個很重要的高潮點,需要一個劇情設計”,張營長這個角色就很自然地加入進故事中去了。片中有一場萬里和其他戰士第一次向祖國敬禮的戲,非常感人。閱讀全文>>>


編輯 魏冕 侯韻佳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