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內地迎來了影院復工,首批復映片單中匯集了國內外眾多經典電影,其中就包括內地總票房排行第三的《流浪地球》這部從上映起就好評不斷、熱度不減的國產科幻大作。


- 流浪地球 -



電影中末世的景象持續了近兩個小時,但縱然眼前一片頹敗嚴寒,觀眾揪起來的心卻始終是暖的。這份暖,來源于電影的質量上乘,讓觀眾看到國產工業大片又一座高峰;這份暖,更來源于電影情感的觸動,在韓子昂(吳孟達 飾)、王磊(李光潔 飾)、劉培強(吳京 飾)等人做出抉擇時,觀眾禁不住為之動容,在心中泛起波瀾,久久不能平息,復映之后,熱度依舊。



這部曾入圍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并榮獲最佳視覺效果獎的佳作,也將參與第十屆北影節線上影展“天壇獎精粹”單元,再一次為影迷帶來視覺和心靈上的顫動。


- 本土硬科幻 -


《流浪地球》公映后的口碑、票房一路走高,各方贊美之詞層出不窮——“中國首部硬科幻電影”“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等等,好像都離不開它對內地科幻電影的意義。


為了實現《流浪地球》的硬科幻屬性,電影從內在和外在兩個方面做到了自己的極致:故事的“硬”和制作水平的“硬”。


毫無疑問《流浪地球》的原著小說,算得上是硬科幻作品,但當改編成電影,它仍需要“落地”改良成一部適合電影呈現的故事劇本。導演郭帆同編劇們為此著實下了一番苦功。為了劇情的自恰,他們編寫了《流浪地球》的百年“編年史”(1977年至2075年)。對此郭帆這樣說:“編劇們預設了前面所有的鋪墊,以便在講故事的時候可以截取之前任何一個單點進來,令邏輯自洽?!蓖瑫r,為了科幻與現實的盡可能“接軌”,在籌備之初,電影劇組就和中科院的院士們開會交流,解決問題。



至于制作水平的“硬”,相信看過的觀眾,都很清楚電影呈現的水準。全片2003個特效鏡頭,每個鏡頭最少改動幾十版,上海陸家嘴標志建筑物崩坍的場面修改最多,達251次。而這背后還有3000張概念設計圖、8000張分鏡頭畫稿、10000件道具制作、100000延展平米實景搭建……是種種海量的籌備工作,才最終讓這部當初不被看好的“小破球”一飛沖天。



當然除了故事處理和制作水平夠“硬”外,《流浪地球》展現的思維思考方式,亦是它能夠成功的關鍵。


就像《復仇者聯盟》講述的是美國的超級英雄故事一樣,《流浪地球》的故事獨屬于中國,它的內核是“中國心”。


曾經,美國電影特效龍頭工業光魔的有關人員聽過這個故事后,有兩點讓他們特別震驚(興奮又好奇),一是帶著地球一起跑路,二是150萬人拯救全球壞了一半的行星發動機。我們可以想象假如《流浪地球》換作美國人來講,會是怎樣的故事,也許人類最終會求生成功,但代價可能是舍棄了地球。也許最終是一位英雄或者是一小隊英雄,拯救了地球。但我們的《流浪地球》不是。



記不記得那個震撼的場景:無數車輛瞬間扭轉車頭,拾起希望,回去再度拯救地球。記不記得主角一行人最終能點燃發動機,靠的不僅是他們自己的力量,也有其他五湖四海的同僚。我們在觀看的時候,可能并不會察覺這故事的“中國思維”,但也確實只有中國人才會如此講故事。


不怪乎郭帆說:“哎,他們(美國人)想不到的,就是中國科幻的點?!?/p>



- 情感“軟”勝利 -


雖然背靠劉慈欣先生的國民 IP,但是《流浪地球》的成功更是得益于它不夠科幻,甚至太過浪漫,以共情取勝。


試想一下,如果《速度與激情》系列的重點只是賽車,觀眾只有賽車迷,漫威的超級英雄電影只是延續著漫畫一模一樣的套路,觀眾只有原版漫畫的粉絲,那么它們都不可能成為全球賣座的爆款。


而《流浪地球》超過 46 億的票房成績,豆瓣標記超過 155萬人次,并有 32.5%的五星和 38.2%的四星好評。這些成績,當然有劉慈欣先生對科幻迷的影響,但相信更多的人并不算科幻迷,甚至在觀影前根本沒有看過原著。



說到底,無論是硬科幻或軟科幻,所有的科幻,都來源于人的想象,也都服務于人的想象。當人們對現世不滿足,不滿足于現有的認知,便有了《海底兩萬里》瑰麗的海中奇景;不滿足于生活的現狀,便有了超級英雄來拯救,有美國隊長所展現的“American Dream”;當人們對現世有擔憂,對地球環境、資源的擔憂,因此有了《人類清除計劃》,有了《復聯 3》中滅霸集齊五顆寶石,企圖消滅一半人類的劇情;因為對科技沖擊倫理的擔憂,產生了《普羅米修斯》、《銀翼殺手》等,講述克隆人影響人類命運的作品,也產生了《沉睡的人魚之家》,探討倘若科技能讓肢體脫離大腦運動,那么腦死亡究竟是否算作死亡的命題。所有成功的科幻,其實滿足的都是人們現世內心的欲求。硬科幻的優勢,源于它有科技知識的基礎,進而有相對扎實的理論推演和邏輯解構,可以令觀眾更易代入情景、信服并接受。


《流浪地球》中,所有的設定、背景、過程、包括電影中木星特寫、末世景象,這些高水準的視覺特效,其實都是在幫助觀眾更好的融入情景,并最終達成情感上的共鳴。



也許觀影后,沒有人會記清點燃木星的具體步驟,也沒有人會記清救援隊南下赤道的具體路線。但我們都會記得韓朵朵在呼喚救援時,那一句也許不合時宜的“希望,是我們這個年代像鉆石一樣珍貴的東西”,我們都會記得在最后關頭,劉培強選擇犧牲自己與空間站中所有的數據去拯救地球的決然,我們也都會記得聯合政府給劉培強的回復——“無論最終結果將人類歷史導向何處,我們決定選擇希望?!?/p>


而“希望”,不僅是在那個行將毀滅的年代,也是在我們此時此刻生存的年代,最珍貴、最有力量的東西。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可以在影院和北影節線上影展中觀看《流浪地球》,這份“希望”更是彌足珍貴。


編輯 馬浩歌